扉曳hon

各种杂食
不催不更
脑洞成文
一念是更
一念是坑
坚信自己比基友坑品好

【超蝙】今天我撸到猫了 1-2

比较俗套的变猫梗
脑洞产物
(撸不到猫的怨念产物)
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只是想看脑洞变成文..)
所以好不容易憋了两千字想想还是发掉了
(不然万一编不下去那不就死在我手机里了...)
毕竟没有大纲
(毕竟我还是撸不到猫 强颜欢笑.jpg)
(如果有小可爱想看后续的话我试试再憋一憋....)
新人第一次写文...

请多给我评论啊拜托!

ooc预警...
幼稚文笔预警....
————————————————————————

1
   “好想摸一摸这只猫...”坐在电脑前帮娱乐版的专栏主笔拉娜校对文稿的克拉克喃喃道。
    路过克拉克位置去茶水间倒咖啡的吉米恰好听见这句充满着渴求的话语,收回将要越过克拉克位置的右腿,转身弯下腰来将右肘搭在克拉克左肩上。
    顺手将手上的马克杯磕在克拉克桌上,吉米左手食指点着屏幕上的美女——准确来说是她怀中抱着的那只布偶猫,“你说这只?哦是的她的确挺可爱的,”凑近看了一眼后退回来,对克拉克的眼光表示肯定,接着左手一摊,“但是,大个子,不说这只副市长第三任夫人怀中的猫咪你有没有机会亲眼见到,就是几个街区外的那个公园里的野猫,有肯让你抱着的么?”吉米直起身拍拍克拉克宽厚的背,不等克拉克反应端起马克杯朝茶水间走去。
    克拉克木着脸跟着吉米的身影转过身去,嘴巴微微一张,似乎是妄图辩解什么,但终究是无言以对般的懊恼地转回头,怂着身子挤在狭小的隔间里继续认命地校对那篇采访稿。
   “这是第几次了?每次见到猫他就要感叹一次。”在克拉克身后不远的露易丝笑问着经过的吉米,仰头示意克拉克的方向,无疑是在听见了吉米刚才的话语后猜出了克拉克“不可能实现的”(办公室的几个女记者曾开玩笑地断言过)愿望。
   “按频率推算大概八九多次吧,具体谁知道呢,可怜的克拉克。”吉米耸耸肩,故意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滑稽神情。露易丝无奈的一笑,但也知道这确实是事实。
   “是1939次,”超级听力无意中听见两人没有恶意的谈话,克拉克内心更加绝望。是的,因为还要加上克拉克从树上救猫、救下抱着猫过马路差点被车撞的老奶奶、帮助找回走失的小猫咪的那几次。
    虽然是拥有钢铁之躯的氪星人,但是克拉克在见到这地球上的可爱生物的那一刻就觉得自己心脏的最柔软处被抓住了,那个小小的爪印刻印在了他的心房上,一见到就会撩拨他的心弦——从此钢铁之子成为了猫奴大军中的一员。
    但是堪萨斯的老家已经养了汉克,玛莎一个人已经顾不过来了,也没有养一只猫的念头,克拉克便没有和猫亲近的机会——才怪。面对现实别欺骗自己,公园里那——么多猫你还不是没有所谓的“亲近的机会”?
    克拉克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感到一阵糟心:因为事实是,所有的猫只要一靠近他就会受惊炸毛远远跑开,留下他小心翼翼伸出去妄图撸毛的手僵在空中。他救的猫咪被他强行但尽量温柔的抱在怀里时就在奋力挣扎,还没等他落地就已经蹬他一脚跳到地上,胆子大的还会转身朝他威胁的嘶吼,胆子小的就直接飞快跑开,僵在空中的超人连回忆下刚才那毛茸茸的触感的机会都没有就只好转身去下一个地方,除了披风都飘得格外忧郁外,太阳之子还是一如既往的闪闪发光。
    星球日报的同事们或是和出外勤采访见过,没见过的也听有幸见过现场的同事提起过,“克拉克的嗜猫属性和吓猫体质”。后者的缘由也没人能推出个所以然来,出了偶然提起时感到好笑外,几个同是猫奴的女记者也不无对这个老实巴交的大个子小记者的深切同情。
    “她叫杰西卡是吗,名字也真可爱啊...”继续校对着文稿时不时对着照片出神的克拉克自言自语道。

2
    “又要去晒太阳么,老爷?”阿尔弗瑞德一边替布鲁斯脱下西装外套,顺手接过他扔过来的领带,颇不赞同地继续道,“虽说我很庆幸您在昨晚的夜间活动回来后,正好赶上了早上六点半的董事会议——更难得的是您还记得打上了领带,我知道这对您来说相当不容易,即便我一直没弄明白您不喜欢领带的原因——但是,先生,你真的不先休息一下再出去么?”
    “我相当确定。何况,我认为阳光下更适合睡觉,你知道吗阿福——”我甚至都已经有了种我的毛都带了哥谭巷子间水汽的错觉。布鲁斯说着解开衬衫袖口的扣子,转回身来正好迎上老管家颇不赞同的视线,“呃,阿福,我想接下来的事我自己能搞定。”
    阿福微微挑起一边眉毛,语调平板的回应,“我想也是,老爷。正巧庄园里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去处理,何况这么大个宅子总是空着也不好,总得有人去看着。公司的事情我会和卢修斯处理好的。我想身为一个管家处理这些事情才是本职。”说完一个欠身,不等布鲁斯回应便面无表情带着手臂上的衣物走进了升降梯。
    目送升降梯门在老管家身后关上,布鲁斯动作略一停滞,似是带了些犹豫,但马上还是继续手中的工作,衬衫,皮鞋,腰带,西装裤,以及——
    然而最后的黑色的衣物却是自己滑落下来,随着修长挺拔的身影急不可耐的变小,落到蝙蝠洞的地板上,恰恰在一地衣服的最上方,被一只通体漆黑的猫踩在肉垫子下。
    而蝙蝠洞中仅有的这个黑色身影,抖了抖全身的毛,本能的发出一声细小的嘶叫,像是放松般的叹息,继而飞快的踏着轻捷的步子,窜入一旁适时开启的小腿高的通道中,不见了身影。
    升降梯的门打开,一脸无奈但更多的是欣慰神情的阿尔弗瑞德走向一地衣物,熟练的一件件捡起搭在手臂上,转身进了升降梯。
    其实这样也好。自从布鲁斯成年,能变回猫咪本体后,他也发现了在这副形态下布鲁斯更容易放松一直紧绷的神经。虽然哥谭的太阳算不得热烈如火,透过层层雾气水汽散下来的阳光最多只称的上一声温暖,但是布鲁斯却是很喜欢这哥谭特色的太阳,或许很大成分是猫咪本性影响。但是对于这一能让布鲁斯暂时远离黑夜的行为,阿尔弗雷德还是乐见其成的。虽说是即便是一只猫在哥谭都不一定是安全的,但是既然本体是被称为恐惧化身的蝙蝠侠,对于那些会对猫下手的恶棍——老实说,阿尔弗雷德还真不怎么放在心上。

3

    克拉克顶了拉娜身体不适请假的缺(“相对于编辑部里那群蠢蠢欲动的女记者女编辑,我自然是更宁愿你去,毕竟这个机会我是费了好大功夫取得的。”),代替她去韦恩庄园做一期专题采访。
    在酒店收拾好东西后,看看已经错过了午饭点,克拉克决定还是买块三明治去公园吃——一如克拉克喜欢的那样。
    于是在哥谭中央公园一手拿着一块三明治的克拉克见到了一只趴在长椅上睡觉的黑猫。
   

随缘TBC..

评论(25)
热度(210)
©扉曳ho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