扉曳hon

各种杂食
不催不更
脑洞成文
一念是更
一念是坑
坚信自己比基友坑品好

【华武】师兄,做课业时捡到个道士怎么办?(1)

第一人称
段子体(?)
非正剧
一个脑洞引起的写文动力系列
——————————————————————

1
今天我成为了一名华山弟子。

2
师兄教给我的第一件事不是如何要在门派内做好保暖措施免得做课业时冻死,而是我们门派很穷。
穷得一身正气。

但是师兄,一身正气有什么用??能保暖吗?我们又不是南方人?

3
师兄说每天都要做课业。
师兄说课业要选困难的。
师兄说门派建设靠大家。
师兄说了很多注意事项。
但是师兄没说在执剑堂门口发现一个晕倒的道士该怎么办。

4
最终我把他背回了我的卧房。
由于我们华山上下皆是一身浩然正气御寒,(或者说没钱买碳火)我能给这个小道士做到的唯一的取暖措施就是用我的棉被严严实实把他捂上。
但是尽管如此他还是冻得瑟瑟发抖。
下意识蜷成一团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有一回我在山上抓到的兔子。
师兄说想要救活在荒原中冻僵的人,在没有必要的救护设施下只能用人的体温来取暖,毕竟此时他全身冰凉,用棉被等物体包裹也不会温暖起来。

就在我握着腰带纠结要不要真的付诸实践的当口,收到我飞鹰传书的师兄带着门内储备不多的罗浮丹过来了。
“师兄,这个...”我连忙放过裤腰带走上前去。
师兄小心翼翼的把玉瓷瓶递给我,“去喂人家服下,”师兄偏头看了眼我背后,“你这小子就没给输点真气给人家?冻僵的人真气运行不畅无法护体,会使体温更加冰凉,旁人输送真气助其运转是最好的方法,何况我派真气有格外优秀的御寒效果,这些基本常识你都给忘了?我平时教你的你学到哪里去了?”
我这不刚才正打算实践你教给我的知识来着..
心里嘀咕着,我走到床边,下意识真气运转至手上,让手温暖起来后,拖着小道长的背扶他坐起,一手将紫色的罗浮丹喂进他口中,同时传输真气至他体中,促起体内真气运行。
或许时罗浮丹入口化开后药效和我输入的真气互相配合起了作用,小道长的脸色明显红润了起来,嘴唇也不再青紫,但也不过分红润。
哦,这个小道长唇色好淡,嘴唇也很薄。由于我现在距离很近,细看之下发觉他眉眼细长,长得十分俊逸秀雅。放话本小说里就是贵族小少爷,走在江南街上会被女孩子扔鲜花的那种。
正在我思索他的眼睛该是什么样子的时候,他睫毛微颤,似乎是要睁开眼来。
吓得我连忙站起退开——开玩笑了,要是人家睁眼发现自己不光躺在陌生男子床上,还被床主人一手搂着还一个劲猛看,那盒被我倚放在床头的剑匣不来个全员出窍我就,嗯,把师兄吃下去。
不过他眼睛确实是睁开了,不如我常见的绿眸蓝眸棕眸黑眸(是的我们中原大陆出现什么瞳色我们都不会感到奇怪的),倒是一色罕见的赤眸——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是眼前这个小道士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和那只兔子越发重合了。

5
后来有一点师兄说的很对——从和小道长对视的那一刻起,我就无可救药了。

我们门派果然药丸。
为什么在场就两位华山弟子我就得出这个结论?
大概是和师兄一边心疼丹药但又计划着把那个成色不错的玉瓷瓶卖掉换点零花有关?

#本人大号武当(云栖竹径)
  小号计划搞个和尚享受下被副本需要的感觉,
  所以关于华山有错的地方请指正
#小道士外貌设定按我儿子形象并加以yy
#后续随缘了,还想看后续的道友或许可以评论下告诉我

评论(8)
热度(86)
©扉曳hon | Powered by LOFTER